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古典武侠  »  
黑店

(一)

小飞自小便是一个孤儿,父母双亡,流落街头,过着流浪的乞丐生涯,不知不觉中已经14个年头了,保经人世炎凉的他,逐渐也养成了那种自私,且自卑的性格。

年方16的他也曾有过宏大的梦想,但现实却是一次一次的打击着他的梦想,坑蒙拐骗只要能让自己活下去,他就会去干。

现在小飞正坐在山间的一座破落的山神庙里,这是一座荒废已久的山神庙,由于离城很远,已经被世人遗忘,小飞也是一次偶尔的路过才发现这里的,现在已经成他的家了,白天去人多的地方乞讨,晚上回来打个地铺,到也落地安稳。

神庙虽然破旧,还是能遮遮雨,庙里还有几座神像,残缺不已,小飞也不认识是什么神,总之他们已经像成为自己的伙伴了,一次偶尔的机会,小飞发现一尊神像的背后有扇暗门,里面直通一个地窖,在地窖里可以观察到庙里的情况,大约300多个平方左右,估计是以前的僧侣特意造的暗室。

这可是个好地方,几次小飞由于得罪比较难惹得人物,也亏得这个地窖藏身。

经过这些事,小飞也好好把地窖整理了一下,地上都铺上了厚厚的稻草,进入后感觉就像一软软的大床,很舒服的。

天突然下起雨来,小飞心想:今天还是睡地窖把,来得暖和点。刚进暗门,似乎听见有脚步身,小飞不由一惊,连忙轻身声将暗门关闭,快步走入地窖,通过偷窥专用的孔,看向殿外。

殿内一片漆黑,只有一些闪电的电光,偶尔从破陋的屋顶进入。伴随着脚步身的临近,一条窈窕的白色身影,出现在了殿中,似乎是一女子,从难跚的脚步看来,好像受了点伤。

手中握着一柄七寸宝剑,一副侠女的装扮。

她就是峨嵋派的梅吟雪,也是峨嵋下一代的掌门接班人,年方26的她,在江湖中已有一番不小的声望,不仅武功已达一流高手的境界,人也长得貌美如花,身性忌恶如仇,曾凭一把宝剑,孤身扫平黄天寨,手刃黄天寨寨主铁掌无敌黄天霸和号称黄天寨7大金刚的7大头目。

这次北上看一位闺中密友,路中看到三恶汉,欺负无辜百姓,不由拔刀相助,不料三恶汉乃是江湖中赫赫有名邪道高手,交手之后,虽然2个死于自己的剑下,一个断臂而逃,但自己也受了极重的内伤。

为了逃避三恶汉爪牙的追踪,只好强忍伤势,一路连夜赶程,目前伤势试乎恶化,天又下起暴雨,真好看见这个破庙,连忙进来避雨。

点亮火石,四周一大量,明显久未有人打理的模样,找了个较整洁的地方,座下,想换件衣衫,把被雨溅湿的白袍换下,刚脱了一半,胸口一阵发闷,一口鲜血涌上心头,内伤发作,人一下晕了过去。

"妈的,是个娘们"小飞在地窖里看得津津有味,女人对他来说是可望而不可及的,也曾听说男女之间的事,但由于自己没有钱,整天靠乞讨为生,别说女孩了,就连妓院的妓女都不正眼看过自己。看着梅吟雪更衣的时候,一股热气直串心头,下体不知不觉中也竖了起来。:"真想操她,"虽然这么想,但也根据自己多年来的处事经验,也知道这女子来历不简单,估计这时出去,也许手还没有碰到,小命就不保了。

当一看到梅吟雪昏倒的刹那,小飞立马朝殿内走去,一个声音在他的脑海浮现:这可是个好机会阿,你可是老天给我的女人,哈哈!!!!

当梅吟雪醒来的时候。内伤好像有点全愈,只觉四肢疼痛异常,默运师门调气法,也效果不大,猛然发现自己的四肢的手筋,脚筋,都被人挑断了,双眼也被蒙上了黑布,口中也被堵上了不知道何物。

"呜,,,,呜。"梅吟雪边发出哎号,变想尝试让自己站立起来,但面对手脚已废的她来说却是如此徒劳。挣扎间,又牵动了刚断裂的伤口,不由间又晕了过去,在失去意识的那一瞬间,梅吟雪只觉得一下子堕入了黑暗的深渊。

一个月的时间转眼过去了,峨嵋女侠梅吟雪失踪的消息在江湖中也引起了一个小小的轰动,而峨嵋派众人纷纷派遣人手寻找其消息。

而怀安这个小县城里平时在东城讨饭的小飞,这几天也有了点变化,以前都是一个人乞讨的,这两天和往常不同,这次和他一起出现乞讨的除了他外,还有一个他的妹妹,很是可怜,四肢残废,不能行走,嘴巴里面的舌头不知啥原因,也被割去,只能发出"呜,呜"的喊叫,浑身脏的很,尤其是一张脸,黑里吧唧的,上面满是污泥,还未走近,就是一股臭味扑面而来,不过身材还是匀称,一双眼睛还有点光彩,只穿了一件勉强遮体的衣服,平躺在小飞身边。

小飞称其为自己姐姐,生了场大病,变成这等模样,只能这做兄长的照顾抚养,单家境贫寒目前只能靠兄妹两人乞讨为生。城内一些过路人士,见其可怜,悲天闵人。小飞的讨来的钱居然比从前高了很多,最起码三餐不愁。只是路人都没发现,这位小飞的姐姐眼中常含泪花,就算看见的,也认为是其身世可怜,赏银给了更加多一点。

这对乞丐兄妹每天一早便在东城出摊乞讨,日落而归,当地的人们也似乎习惯为常,也不会去追究一对乞儿如何生活。

"没想到今天又讨到了3两碎银,心情不错,这样下去过一年老子也是一个财主了。"小飞一边暗自窃笑,一边把姐姐背在肩上,开始收工,往破庙走去,在别人眼里,真是一对姐弟情深的场面。

回到破庙里,小飞谨慎的看了一下身后,没有人跟踪,这才谨慎的将菩萨后面的暗门打开,两人一起躲了进去。

里面有了点变化,密室内被切割成了数十个房间,其中一件里食物充足,足够一人2年的伙食,还有的里面藏了些铁器和一些小的武器,作为兵器库。这些都是小飞用最近赚回来的钱添置的,粮食是以防不备之需,这也是小飞这两年做乞丐的经验。而至于武器有的是买回来防身的,有的是在打扫密室时发现的。小飞直接来到密室最外的一间,点燃蜡烛。将身上的残疾女人往地上的草堆上一扔,伸手将她的衣服解去。

为了博取同情,这女子上身只批了一件薄薄的外套,刚才小飞背她回来的时候,由于她一双玉乳的挤压,下面早就硬梆梆的,苦于外面不能让人看破,回到庙里不禁兽性大发起来。那女子,外衣下的皮肤居然白得很,一双坚挺得玉乳在烛光下显得格外得香艳。

小飞转身拿了快湿布,将她全身摸了一番,然后将她脸上的黑泥擦了干净,一具丰满的赤裸的女人的身体,呈现了出来,而且是个标致的美人,毅然就是失踪一个月之久的梅吟雪。

"还是女侠那,现在不是乖乖的让我骑啊,做个乞丐的老婆也不错吧,呵呵小飞一把握住梅吟雪的双乳,调笑道。

梅吟雪徒劳的挣扎着,但由于四肢的残废,只有身体和头部不停的挣扎着,嘴里还是发出"呜,,,呜"的声响,一滴一滴的眼泪从美丽的脸庞上滑落,由于怕她咬舌自尽,在梅吟雪再次清醒的时候,小飞用小刀撬开了她的嘴,将她的舌头用手拉了出来,并一刀切断,再用滚烫的木炭止住了血,以致烧伤了她的咽喉,一辈子都只能发出这种声音。